【新青年说】新青年说时事 2018年第3期

来源:作者:生科院本科生2016级第一党支部发稿时间:2018-04-02浏览次数:

3月26日,外交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领事保护与协助工作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其中指出:中国公民应当密切关注欲前往国家或已在国家的有关安全提醒,加强安全防范,合理安排海外行程,避免前往高风险国家或地区。中国公民在相应安全提醒发布后仍坚持前往有关高风险国家或地区的,因协助而产生的费用由个人承担。不听劝去危险地区的,国家不免费救,对此我们的新青年是怎么看的呢?

一、规则与素质

余璇(16级辅导员 正式党员):

想起最近让武大愤怒的不雅花客,校园景观,免费开放,实是赏心悦目的惠民之举。可是有人借此机会拼命摇出"樱花雨",为了一己私欲,破坏百年老树,同时伤的是武大的心。若大家都这样,武大樱花园可能不再免费开放,樱花树可能会慢慢消失。这些都是为"不讲规矩,随意破坏"种下的恶果,而我们也需要为前人的不守规矩买单。同样,我们如果不讲规矩,未来我们的后人或是我们自己就会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新青年们,理应不作恶,对"恶行"说不!

李璐岑(16 57期入党积极分子):

我记得当时好像还有一位同学说:“警察的职责就是保护群众的,我们没有什么错”。但是当时有个不可忽视的前提是这些大学生是违规登山,踏足了禁区。

大家都是父母的孩子,都是社会上的一员,不会因为谁的职责就有义务为你付出生命!危机关头有这样一群人愿意舍命救你,应当是心怀感激,而不是急于离开现场,甚至没有去见恩人的最后一面。

邬宇环(16 共青团员):

似乎在很多人眼里,从来就没有公共资源的概念。公共资源就是我家资源,就是我想用就能用,出了问题就找政府,政府不解决就骂人家不作为,政府解决了视为理所应当,丝毫不觉得麻烦别人是件愧疚的事情。就像几位复旦学生,连为救他们遇难的民警的追悼会都没去。在他们眼里,祖国不是母亲,而是保姆。

二、道德与法律

李佰伦(16 57期入党积极分子):

我觉得对于这种"毒瘤"应该用制度和法律来约束和规范他,已经记不清发生过多少次驴友不听劝进入大山深处被困,国家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来救援,而被救人员却心安理得,甚至催促和不满救援的缓慢,更糟的是还有人民警察为此牺牲,我深感不值,国家当然要救公民,但更应该救遵纪守法的公民,对于那些巨婴公民,在救援的同时,必须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培养一名人民警察是多么的不容易,为了他们的一次任性,就让多少年的努力白费,我觉得,应该在一些明确有危险的地区,建立一些免救条款(太危险的地区不进行救援)或者救援条款(限制救援时间,救援人数,救不到就不救,还要付全部的救援费用),进去前一定要签署,让他们自己的任性买单,如果为了救他们牺牲了任何一名警察,我觉得应该判刑,没有人应该为他们牺牲!

姚舒馨 16 57期入党积极分子):

社会的发展往往要靠法律和道德两架马车,法律的硬性约束固然重要,但如果深入加强道德引导,效果会更理想。如果心里装着大家,真正关心大众的利益国家的利益,那么就不会作出毁坏规矩的行为,相反会主动维护他人、集体和国家的利益。

陈盛(17 共青团员):

每一位公民都有自己外出旅游的权力,但也有义务遵守相关劝告,前段时间看到“巨婴式”游客的相关报道,着实让人担忧,外交部即使发布了警告,但还是有人会一意孤行的去冒险,有时不仅给自己造成了财产损失,还给外交部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我们也看到很多情况都是以旅游团的形式出去参观游玩,要制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我们不仅要从游客本身出发,也要在旅行团的管制上多做文章。在救援问题上,人的生命无价,我们不能放弃每一位公民,我们还是尽最大努力去救助,个人表示支持后果由本人承担,毕竟自己造成的后果没人会替你买单,总之,要杜绝此情况的出现,需要我们加强对公民的道德引导,对旅游相关规则进行立法。

三、个人与国家责任

韩沛珏 16 57期入党积极分子):

这让我想起奥巴马演讲里一句名话:别总想国家为你做什么,多想想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借用温家宝总理说过的再小的问题乘以13亿也是大问题,再大的福利除以13亿也是小福利,在此处,何尝不是:再小的添砖加瓦、乘以13亿也会是恢宏高楼,再强的国力、除以13亿也并非用之不竭。国家,是众志成城、拔地而起的杰作,身为一国民,感恩国家带来的庇佑与精神上的依托是起码的素养;为之竭力,尽人之事,回报国家,乃真正的有为之士。

陈晓纯16 58期入党积极分子):

国家倾力救援是以维护人民和人道主义为出发点,不应该成为一些人胡作非为的强有力后盾,否则相当于鼓励人民积极入坑,人民的生命健康得不到保障,国家的公信力也会大打折扣。

黄书琴(16 58期入党积极分子):

公民在海外由于个人原因所导致的冲突,责任由个人来承担,是一项国际惯例。美国、加拿大等国公民乘坐政府安排撤离的交通工具都不是无偿的,此外,西方发达国家的领事馆保护还有不免费提供紧急医疗救助等多项限制。因此我认为,个人责任和国家责任分开是十分必要的。我们需要为自己做的选择负责任。

四、两难的情况

何悦颜(17 共青团员):

如果是自知危险还是要去冒险的,那么让自己承担救援费用,合情合理,一个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应该由军人,更不应该由国家来为你的行为买单。但是如果是发生意外情况,就是说不是明知危险而前往的,自己的人民在外面遭遇了危险,国家是有这个责任去救助的,但是很难辨别的是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意外。还有一个方面,实施了这个法律,到底是先付款再救助还是救助了再付款,如果不肯付款,难道就不救助吗,从生命和金钱的方面来看,会觉得很两难。

总结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会有五星红旗飘扬”,但是祖国强大绝对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做“巨婴”,抱着“出了事有国家照顾”的心态。“任性”出游的代价也不仅是支付费用这样简单。外交部的文件亮明了国家的底线,我们普通公民也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遵守相关规定,文明、守法、安全的出游。

(编辑:赵英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