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说】新青年说时事 (2018年第1期)关于PG One及新华社回应事件的讨论

来源:作者:生科院本科生2016级第一党支部发稿时间:2018-04-02浏览次数:

凭借《中国有嘻哈》栏目一举成名的PG One,从201712月底至今,迅速从神坛跌下“地狱”, 创下史上“成名速度最快,堕落速度最快”的明星。关于此事件,大家的看法如下:

一、网络时代的理性

闫捷(16 预备党员):

现在网络言论中不负责的话实在太多了,有时候那些三观不正的言论一多起来,就容易让旁观者觉得他们是对的。网络言论中确实是需要有理有据三观正的话去反驳那些看起来很有道理实际只是推脱责任的话了。真的好喜欢这个推送里的小编,有时候也很想自己能做到这样呢。

吴铮啸(16 预备党员):

网络平台中往往会出现观点一边倒的现象,尤其在袒护明星这件事上,往往成为当代大学生舆论的热点。追星没有错误,但在一些是非观上我们需要有自己的权衡,不能盲目从众,也不能颠倒黑白,做到理性发声。

黎晓林(16 57期入党积极分子):

网络自身就携带着极强的辐射传播性质,加上监管体制尚未完善。在我国巨大的人口基数背景下,每个人的三观认识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差异。所以很多在我们看来很直观的道理上许多人却无法理解,依然把持着他们的“歪理”。所以现阶段需要更多“新华社”微信公众号这样三观正,措辞精辟,能带动更多人的公众形象站出来,扼住错误的、畸形的、病态的网络狂热观点造成的更坏影响。

二、外来文化的吸收

刘崇(16 58期入党积极分子):

嘻哈文化本身就来源于布鲁克林区黑人集体对于美国社会的一些不满或者一些社会底层的声音,所以内容往往就涉及到毒品,色情等等内容,但事实上这并不符合我国现状,一味地要求所谓的嘻哈传统只能是自欺欺人,如果这些文化糟粕无法被剔除,媒体不断炒作的嘻哈概念在中国只能是死路一条,身为一个公众人物,更应该引导一个领域的文化导向,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最基本的能力就是用正确的审美来引导文化的发展。

郑盛铭(16 57期入党积极分子):

无论是嘻哈还是其他方面,某种文化内容的发展和传播必定是基于自己本民族的历史和现实。生搬硬套他人的模式,终究还是别人的内容,不一定符合自己人的需求与喜爱。我们可以借鉴别人,但一定是得有自己意识上的改变(就好比同是社会主义的我们和俄国,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正是基于我国农村人口基数大的国情)。万磁王的歌,红花会所传播的嘻哈,一定程度上违背了民族文化的根基养分。终究夭折于市场的摇篮!

道歉诚可贵,改变才是真!

韩沛珏(16 57期入党积极分子):

一方面,价值观日益多样化让我们能追求诸多不同以往“名利至上”的个人特色。新近在国内兴起的嘻哈文化是世界逐渐融合的小缩影,因“异己”带来一定冲击便选择一味排斥并非大国公民风范。

另一方面,抓了形式、掉尽内容 亦非某种独树一帜的个性。用刺人感官的言辞放肆个人情绪更像是发牢骚而非某rapper所说“黑人文化”。美人在骨不在皮,有皮无骨、甚至无皮无骨终落得低俗。

三、公众人物与责任

俞乐宁(16 预备党员):

现在其实很多人打着“大家要给他机会要体谅他”的旗号,让旁观者觉得好像大家的指责是过分的是不应该的,这何尝不是一种道德绑架呢?本身行为的错误不可能因为所谓的感情上的“体谅”而消除,既然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承担后果和责任。看了小编的怒怼,在赞他的同时也要提醒自己,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后果,别总指望犯错之后求原谅求包容。

苏政(16 58期入党积极分子):

作为公众人物,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暴露在镁光灯之下,更应当谨言慎行。做了错事的明星不敢承担责任,不敢接受错误的代价,本身就让人感到失望,而更让人失望和厌恶的是一些"粉丝"在不尊重事实的情况下的强行"洗白"。通过社交媒体发声,固然是一件好事,它能让公众的言论话语权得到了自由,但是这种自由并不代表放纵!我很欣赏"新华社"官微里小编的回复,三观非常正!

陈晓纯(16 58期入党积极分子):

公众人物因其影响力会有很多疯狂痴迷于他的粉丝,他们的怼声激烈且固执,但幸运的是,这个世界还有更多敢于发声,敢于引导正确价值取向的人物在。我认为,粉丝也是与我们一样需要正确引导的人,那么正确稳重不失警醒力度的回怼,我想,这也是不放弃每一个人的表现吧。

总结

此次舆论风波的主角PG-One之所以可以霸屏,成为各大娱乐新闻追逐的焦点,引发大家的讨论,更多是因为其内容涉及的方面之广泛,从私人生活到公共作品,都足以满足公众的窥私欲。因为互联网内容折射互联网文化工业的商品化,所以作为一个艺人,需要对自己的作品负责,无论是通过大众传媒传播,还是互联网传播,都需要遵守法律规范。否则只会被公众职责,沦为文化垃圾。

(编辑:赵英杰)